AD
首页 > 生活 > 正文

中国画品鉴——从线条与质地的关系说开去/主讲:薄建坤

[2019-10-09 16:24:45] 来源: 编辑: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      讲座现场  说话不能信口,画画不能信手,我认为画画重在对明理合道的理解。只有对理法有了足够深的理解了,加之积学有

   

 

  讲座现场

  说话不能信口,画画不能信手,我认为画画重在对明理合道的理解。只有对理法有了足够深的理解了,加之积学有年,学养和见识到了一定程度之后,气韵自然而生。学画没有捷径,历代天赋异禀的大师也是要有勤学苦练才能有所成就的。耍小聪明是走不远的,一味蛮干也是行不通的,只有在多思考的基础上下“笨功夫”才行。舍此别无他法。

  一、要看到所画对象的质地

  中国画很多时候是用线、墨来体现厚重感、表现质地的对比。所以中国画说难也难,说容易也容易,关键是看你怎么理解。也就是画画的时候不要光看外形,而是要尽可能的看到它的质地。比如花,就要表现出花、叶子轻柔的感觉,这种感觉有了就达到它质地的要求了。

  

 

  薄建坤/作品局部

  夜有清风花有露 | 薄建坤

  画鸟时,这个鸟叫什么名字不重要,重要的是画出这个鸟的质感,即毛茸茸的感觉要能画出来。当然同一只鸟不同部位的毛也是有质地的区别的,这就需要通过不同质感的线条来表现。飞羽要画的硬朗一些,腹羽要画的柔一点,这就是通过线质来表现。

  

 

  薄建坤/作品局部

  

 

  薄建建/绘示意图

  二、笔墨要与物性相符合

  笔墨是中国画的核心,那么笔墨在什么情况下才是合理的呢?吴冠中先生曾说:“笔墨等于零。”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,但也引起了很多争论。那么笔墨在什么情况下不等于零呢,就是符合物理特征的时候,这个笔墨才是成立的,不然的话就像是在“玩笔墨”,就像现在社会上有一些“书法家”,在一张大纸上,用笔滑过来、滑过去,完全是表演的性质,是没有意义的。

  

 

  薄建建/绘示意图

  上图中所画的三块石头,大家可以看看哪个是更像石头?现在大部分人都会认为图2更像石头,明清大部分人也都是这样画的。说图2更像石头的原因,是这里面有皴法,形状上也显得有棱角。但这其实是又回到了表象上,如果按照宋元时期的理解,图3更像石头,因为石头的厚重感、体积感、坚硬感,即使不通过更多的皴笔和线条也是可以来表现的。只要用笔足够厚重,就能表现出石头的体积。所以如果按宋代人对自然造物的认识,他们肯定会认为图3更像块石头。

  

 

  薄建建/绘示意图

  山水画中另一个主体就是水,大家看上图,认为哪一个更像水呢?图1更像,为什么说这个更像水呢?因为图2的用笔速度太平均了,没有节奏感,即使是平缓的水,它的线条粗细也不可能是一致的。图1的水就比较有动感,也能感到这水是有浪花的,显得更灵动一些。所以图1更接近水本身的质地,更接近它真实的物理特质。

  所以,笔墨要与物性相符合,如果笔墨与物性不符,那么笔墨就不成立了。在此所说的主要的是宋元的观点。宋元时期根据物理产生了画理,所以很多绘画的理论只有在与自然的物理性质相符合的时候,这个画理才能成立。画理里最著名的就是谢赫(南北朝)的绘画六法( 气韵生动、骨法用笔、应物象形、随类赋彩、经营位置、传移模写),里面提及的应物象形、随类赋彩、经营位置都需要和事物的物理特征相符合。

  

 

  薄建建/绘示意图

  

 

  薄建建/绘示意图

  举个例子:画竹子和兰花,如果同样用线条来表现,画竹子就要硬朗一些,而画兰花兰叶则需要轻柔一些。如果反过来,它就不符合物理特征了,所以画理一定要和物理相符合。

  相符合了之后才能纸上造物。一幅画其实跟大自然的很多组合方式是蛮接近的,比如我们去山里玩,会发现一堆草里面,往往会有一个比较直立的出来的小树,或是比较挺拔一点的植物,周围会有一些小土坡和有一些比较柔的草,这种组合之间其实是一种关系的平衡。

  

 

  薄建建/绘示意图

  比如荷花,这幅画主要突出荷花的清透与枝干圆柱的厚重感的对比。荷花花瓣要轻、透,而枝干可用篆书的笔法,把圆柱体、厚重感画出来。我们在观赏荷花的时候可以发现,真的物象就是如此。所以,画画虽然是纸上造物,但如果想要传神的话就必须要符合自然界的生长规律。

  

 

  薄建建/绘示意图

  上图中左边是真实石头的纹理,右边是画的石头,相信大家都能够从两张图片中感受到石头的坚硬感。如果用很柔的线条去画,那就与石头的本质特征不符了,这幅画也就欠佳了。这幅画你可以说出它很多缺点,但只要抓住了石头本身的坚硬感这一特质,这幅画就是成立的。与本质相比,结构、墨色、色彩等问题反而显得次要了。所以画画一定要抓住所画对象的本质特征。

  在提及绘画时常会将宋、元联系在一起,因为宋元时期的画是一脉相承的,元代是完全继承了北宋甚至是五代对自然造物的认识,而非简单的继承其技法。其讲求的是人与自然的和谐,是师造化。但是明清则不同,明清时期学画只是对于前代人笔墨的研究,是学古人的笔迹,而不是从自然造化中去学,是师古人,所以明清时期的画大多刻板,较拘泥于外在形式,与自然物象有所脱离,这也是明清好画不多的原因。

  二、不同形质间的关系要平衡

  历史上,评价吴道子(唐)与王维(唐)两人的画,大多认为王维的画更高明,那么好在哪里呢?在王维的很多画中会出现不同季节的植物,其中最有名的一幅是徐渭临的《雪里芭蕉》。按照自然规律芭蕉在冬天是会枯萎或变黄,但画中的芭蕉却显得绿且茂盛,看上去好像违反了自然生长,但实际上,王维画出的是芭蕉的气质,而非它的表象,这就是王维高明的地方,可以说他已经不再受表象的束缚了

  

 

  薄建建/绘示意图

  通过上图,可以感受一下不同形质的平衡。兰花的轻柔和石头的坚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但,如果仅是这两种物象组合在一起,没有穿插中间的荆棘,画面就会显得突兀,两者间关系会过于冲突,所以画上荆棘加以平衡。然后,为了使画面层次更加丰富,便可再加上一些线条质地仅次于兰花的草,其中部分用笔相对圆厚的草又能做到与荆棘相呼应。最后,再画上小土坡与石头呼应。通过这样一幅小品画我们可以看到,画面中呈现的每一个物象都是相互平衡与呼应的,不是孤立的存在,而是做到整体的平衡。

  三、注意线条的节奏

  画画时,须注意线条的节奏。比如运笔的快慢、线条间的疏密、轻重等都属于节奏的范围,它可以令画面生动。所以我们画画要注意体会用线的敏感度。

  

 

  薄建建/绘示意图

  这也就是初学国画,为什么要先学竹子,紧接着学白描兰花的原因。要让大家体会竹叶的厚度以及竹竿这类圆柱体的用线,感受它的区别。而白描的兰花则需通过线条的粗细变化来表现,用意在于锻炼大家对线条的敏感度。

  

 

  上图中有三幅山石与水的组合创作练习,可以感受到笔墨节奏的区别。图1的问题在于画水用线过于厚重,犹如冰冻了一般,与山石的线条没有明显区分。图2山石与水的线条质感有了区别,但是水的线条过于平均,即用笔速度比较一致,使得水的流动感不足。图3在用笔速度加以变化后,又添加了一些短线条,加强了流水的动感。所以在这三幅练习中,图3的线质的合理度与敏感度都相对更好。

  四、认识决定技法

  世人常说宋元时期的画比明清时期显得层次高,它的差别在于认识上,而非技法上,因为认识决定了技法

  例如石头的形状是千变万化的,而不变的是其坚硬的质地,线质一定要与质地相对应,这幅画才是合理合道的。除了物象上的线质、质地对应,精神上也同样如此。比如人物画,最易感受到的就是男人与女人在画上肯定是有区别的。再比如画梅兰竹菊,竹子就需通过线条将其气节表现出来;画兰花,如果线条无法表现出它的轻柔,清雅的感觉那就与其气质不相符合,形画的再准也没用;画梅花,线条则要体现出梅花清冷的感觉。

  

 

  薄建建/绘示意图

  有的同学会问,是不是写意画更容易抒发性情?其实不然,精神气象是不分工笔、写意的。比如上图所画的竹子,无论写意、工笔,只要是合理合道的,同样可以把竹子的气节画出来。

  

 

  薄建建/绘示意图

  从上图真实蝴蝶与画中蝴蝶对比可以看出,关键点在于蝴蝶翅膀的轮廓线及其中的几条经络、足的线条都要足够硬朗,而蝴蝶的身体则要画的稍肉一些,那么翅膀的轻柔感、体态的挺拔感、身体的圆润感,就能区分出来。有了这样的区别,形是否准确就显得次要了,面向哪一边、翅膀是否展开都可以随心而画。

  

 

  石头的质地不是靠线条多少,而是靠对石头的理解。如果真正理解它了,那么哪怕是寥寥数根线条,依旧可以把石头的本质画出来,就好比倪瓒画的山石,线条不多,却能突显出石头的坚硬感。

  

 

  无论东西方的画,画到一定的高度,其实两者是非常接近的。如上图中梵高与南宋马和之的画作,无论是从枝、干所表现出的柔与硬朗的对比,还是水流的动感、草的整体感,都是与真实的自然物象相符合的,两幅画的精神气质是非常接近的。

  所以真正好的作品不在于用笔多少,而是在于是否明理合道。中国古人认识的自然造化,是一个气化流行的世界。气聚形成质,然后才有物象,才有自然万物的千变万化,再形成自然界的具体事物。

  所以我们学习时,先从最基础的点画技巧练习开始,这是最具象的,然后一点点地上升,到构图、形质、情感再到气息。气就是中国人对自然造化的认识。但其实这也是不可言说的部分,为什么不可言说呢?因为人与人之间认识是有一定的差别的,这就导致了无法有一个标准的解释。

  

 

  薄建坤/云壑飞瀑图

  五、古意

  苏轼在《又跋汉杰画山二首》中说道:“观士人画,如阅天下马,取其意其所到,乃若画工,往往只取鞭策皮毛,无一点峻拔,看数尺便倦。”这里尤其需要注意“取其意其所到”。其实画画如同九方皋相马,不要全然关注表面的现象,而是要透过表象看到本质。如同我们提及“古意”这一词时,常常会被误解为要学习古人的画法或者是造形,其实是要学习古人对自然界的观察方法,而不是简单的学习古人的笔迹、墨迹,这就与“取其意其所到”是同样的意思。

  小结

  就技法而言,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练习,在临摹上我们都能做到。但关键是在学习的过程中要建立如上的意识,如果有了这样的意识,绘画的水平就已经上升了一个层次。希望大家在学习的过程中能够逐渐培养起自己独立的见解,多思考,要有“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”。

  ——《中国画品鉴——线质、质地》讲座整理稿

  

 

  讲座现场

查看更多:

为您推荐